清欢

他爱的你 3

近来自家夫君忽冷忽热的态度,让林致很是懊恼郁闷,加上天气渐冷,这一来二去的就生了病。

林致生病,李俶也是急得不行,一是真的会担心林致,二是不好向李倓交待,因此整日守在林致床前。

林致见他那着急忧心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竟是哭了起来。

“林致!”听见她哭,李俶忙搁下手里的药碗,探了探她的额头,“怎的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林致连连摇头,扎进了李俶怀里,“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没有没有”李俶轻拍她的背柔声安慰,他可是最喜欢你的。

待怀里人渐渐安静下来,李俶动作极轻的将她放回了被窝里。

看了眼桌上已经冷掉的汤药,无奈扶额,这林致有时候真和倓儿一样,像个小孩子。


李倓听到林致生病的消息后,到了建宁王府就直奔两人的房间去了。

“媳妇儿!”

“小声点!”李俶从房间里出来正撞上他,一把就将他嘴巴捂了,“记住你现在的身份!”

“王兄,好端端的林致怎么会生病嘛!”挥开李俶的手,李倓急道。

“许是天气突然变凉了,你不要太着急,大夫看过了,没有大碍”

“那我要进去看看她”

“她才睡下”

“我又不吵她”说着不等李俶回答,李倓便推门进了屋。

李俶拿他没办法,就由他去了。

— —

他想的,求的,念的,

便从来只有那一人。














他爱的你 2

与李倓分别后,李俶晚饭也没有回去吃,在外面晃了好久,估摸着林致睡了才回了府。

刚一进府,常喜就迎了上来,“殿下!您可回来了”

李俶揉了揉眉心问,“林致睡了没有”

“大概没有吧,王妃担心您,晚饭都没怎么吃”

“知道了,你下去吧”

常喜还想说些什么,但看李俶那忧心的样子,忍住没有多问便退了下去。

李俶拍拍自己的脸,强打起精神推开了两人房间的门。

“殿下!”林致还没有睡下,见他回来走上前关切的问,“殿下没事吧”

“我没事”李俶拉开她的手笑了笑,“这么晚了,快去睡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说着又要开门出去。

“殿下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为什么要躲着我?”

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开门的手顿了顿,李俶转过身来便看见了面前人泫然欲泣的模样。

“你怎么哭了?”慢慢走近拉了她在床边坐下,“睡吧”

见人没有动静,直直的盯着自己,李俶有些无奈,笑道,“我不走”

林致这才笑了,拿衣袖擦了脸上的泪水,在床里面躺下。

等到林致睡着,李俶才背对着她和衣躺下。

夜里风呼呼吹着,偶尔有树枝断裂的声音,李俶睁眼看着寂静的黑暗,一夜无眠。


他爱的你 1(灵魂转换)

写在前面的话:

虽然人少,但还是想写😂,剧中主角的关系和剧里一样,但大多剧情不会照原剧写,有些配角和地名也会不一样。

文笔不好,就是单纯喜欢冬致☺

正文:

李俶一觉醒来,就被身旁躺着的人吓得不轻,谁能告诉他慕容林致为什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轻手轻脚下了床,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难道是喝酒喝糊涂跑错房间了?

李俶捶着头使劲的想,不对呀!昨晚没有喝酒啊!

无意扫了一眼镜子,李俶差点惊晕了过去,再走近认真察看,心跳如擂鼓,镜中的人不是自己的弟弟是谁?!

“殿下”

李俶正坐在凳上焦头烂额,身后便响起了林致的声音。

“我有点事,先出去了”李俶弹跳起来,飞快的出了房门。

“殿下今天怎么这样奇怪?”林致抓抓头发,一脸不解。


“哎哟!”

李倓揉着额头,刚想骂咧几句,就被眼前人的模样怔住了。

“倓儿!是你吗?”李俶也是一怔。

“是我呀!王兄!今早起来我就变成你的样子了!没想到你也……”

“好了!先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说”

“嗯”

两人找了个偏僻的凉亭,将事情说了清楚,看见对方的眼睛里皆是担忧焦虑。

“王兄!这可怎么办呀!我想我媳妇儿!”李倓耷拉着脑袋,一脸的生无可恋。

“先装着吧,在还没有解决的办法之前”

“嗯…,你可要照顾好林致”李倓心不甘情不愿的应道。

“知道”李俶看着他那心灰意冷的模样,嘴角扬起些许笑意,“有什么事必须来找我商量,不准自作主张”

“我也知道”

又讨论了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两人便各自回了府。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7(完结)

“陛下,你出去呆着,我和白芍在厨房里忙就行了!”

屠苏看着将厨房弄得一团糟的李俶,拼命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李俶擦了擦额头的汗,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想给致儿和小熙做顿饭”

“白芍你帮帮陛下” 

屠苏扔下话,离开了厨房。

“致儿和小熙呢?”  屠苏一出厨房就看见了谦玉。

“在书房练字呢”谦玉往厨房瞧了瞧,嘴角露出笑意,“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屠苏朝着谦玉的视线看去,也是笑,“从一开始就相信了”

“你怎么想?”

“没什么”屠苏抬头望着夜空,释然道,“多一个人对她好也没什么,只要别触了我的底线,致儿不知道他的感情,我若是跟他闹,致儿心里会不好受”

谦玉仰起头数着天空的星星,没有说话。


晚饭的氛围很是融洽,虽然熙南一直说阿俶做的饭没有爹爹做的好吃,但小家伙依然很给面子的吃得很开心。

将桌子碗筷收拾干净,一行人便外出散步了。

故意走得很慢,看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将自己的心扎得很痛很痛。

慕容林致,下辈子别做众生皆爱的人了,做我的心上人吧,那样就够了。

“阿俶!快点!”小家伙回头大喊。

“哎!来了”  疾走几步,疼爱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我的话:

完结啦,撒花撒花!虽然看的人不多,但谢谢你们。




















突发奇想

突然想写一个灵魂转换的冬致文,因为【你是我全部的生命】快完结了嘛,大概是李倓和李俶灵魂交换,但身体没变,有没有人要看啊?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6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玉儿叔,你说爹爹坐那儿发什么呆啊?”四岁的熙南躲在凉亭后,眉头微微皱着,活像个小大人,“他好像心情不好”

“吃醋了呗!”谦玉撇撇嘴,无奈得很“今早你娘亲进宫见李俶去了”

“哼!”熙南手叉着腰,小脸红通通的,“娘亲去见阿俶也不带上我!”

“嘿!我说百里熙南你到底为什么跟李俶那么亲啊?” 谦玉使劲戳了戳小家伙的额头,气道。

“阿俶对我好啊!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买”

“哎!”谦玉摇摇头,向大堂走去,“真是没良心的小家伙呀”


“苏苏,苏苏”林致大老远就瞧见了屠苏,心里知道他不高兴,所以叫得特别的亲昵。

“你还知道回来啊?”屠苏抬头看她一眼,便转向另一边,不再理她。

“苏苏”林致坐在他旁边挽着他的胳膊开始解释,“今天兄长在朝上和大臣们起了很大的争执,水墨来告诉我也是担心他”

“他又怎么了?”

“大臣们让他立后,他不同意”林致说着头歪靠在屠苏的肩膀上,语气有些低落,“兴许是还念着珍珠呢”

察觉到林致的难过,屠苏心里天大的气也没有了,“好了,你总是这样多愁善感的”轻轻拍她的背安慰。

“你不生气啦?”林致坐起来开心道。

“还有点”屠苏立刻板起脸来,“除非你…”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林致轻轻吻了下他的脸,灿笑道,“屠苏,你以前可不这样,动不动就吃醋”

屠苏一把揽过林致,脸蹭了蹭她的发,开口的声音柔柔软软的。

“那是因为我太爱你啊”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5

爱你的方式有千万种,最美的,是为你不懈奋斗的样子。

林致成亲的那个晚上,李俶微醺着醉意,站得远远的看着她湿了眼眶。

你穿着嫁衣的模样,我在梦里见过,都一样的美丽。

慕容林致终究还是嫁给了别人。

突然记起,你和倓儿成亲的时候,因为朝廷的事,我发了好大的脾气,如今想来,那脾气可能还因为别的什么。

李俶低头带笑,尽是嘲讽之意。

现在,我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成亲后的第三年林致有了身孕,三个大男人陪在她身边,生怕她和孩子有什么闪失。

林致身子本就弱,在怀孕的第七个月,就疼得死去活来。

“我当时就不赞同要孩子,她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李俶在房间外来回的走,额头青筋爆起。

“致儿喜欢小孩子,我拗不过她” 屠苏坐在门前地上,抱着头发使劲的抓。

“产婆若是不行,就我来,这几年我的灵力增强不少,我能救回致儿和孩子” 谦玉在李俶对面也是不停的晃,满眼担忧焦急。

“生了生了!是个儿子!母子平安!” 产婆在屋里一喊,三人一起跑了进去,弄得大婶一脸懵逼,这到底谁才是孩子他爹?

后来,产婆就发了,李俶赏了她好多银子,够她用一辈子。

产婆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咧着嘴笑,边笑心里边想,这位公子肯定是那位夫人的夫君,出手这么大方!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4

男人坐在刚清理过的墓碑前,喃喃自语,纷飞的雪花染白了他的发,打湿了他的长袍,却是不自知。

“倓儿,林致要成亲了”  李俶勾起唇角笑,“你放心,是很好的人”

“那个人等了她七年,终于等到了”

“倓儿,如果我告诉你我也爱她,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李俶还是笑,一滴清泪自眼角落下,“就算你生我的气,我也骗不了自己啊”

“喜欢看她板着脸念我没有好好顾惜自己”

“喜欢听她一遍遍的念叨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喜欢她温婉的笑脸,偶尔的小脾气”

“喜欢……”

“还有很多很多”

寂静的飘雪的清晨里,男人第一次哭得那样撕心裂肺。

“倓儿,下一世我们不要再遇见她了,不要了”

李俶慢慢的站起来,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远处的陌离准备走过去扶他,却被水墨一把拉了回去。

“你别去,让陛下一个人静静”

“我从未见陛下这样哭过,我看着难过,陛下怎么不去问问慕容姑娘的想法,要是慕容姑娘也喜欢陛下,那不就皆大欢喜了!”

“皆大欢喜个头!”水墨一记爆粟敲在陌离头上,“你也不想想他们两人的身份和关系,可能在一起吗?就算陛下不在乎,慕容姑娘那样温婉贤淑的人会不在乎吗?”

水墨瞪着陌离继续道,“还有,慕容姑娘喜欢陛下还好,要是不喜欢,而陛下又表了心意,那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见面了,慕容姑娘肯定和屠苏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现在这样,陛下最起码还能光明正大的关心爱护她,对于陛下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陌离听着水墨的话,久久沉默。

陛下对慕容林致的爱,能温柔成远远关怀,也能够强大到无穷无尽的等待。

如果没有百里屠苏,他会一直等下去吧!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3

如果有来世,你嫁我好吗?省得别人让你难过。

慕容林致离开李俶的第一年,大唐盛世繁华。

慕容林致离开李俶的第二年,泠雪夜人头落地,血溅长安。

慕容林致离开李俶的第三年,李俶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御医束手无策。

慕容林致离开李俶的第四年年末,李俶收到了她的来信,信上说她快回来了,和百里屠苏一起。

城门口,林致见到男人的第一眼,便哭了。

眼前人憔悴沧桑的模样,让她心疼。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静静的看着他拨开喧闹拥挤的人群,一步步向她走来。

李俶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呢喃。

“林致,你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我可以安心入睡了”

习武的人听力很好,李俶的话被水墨听得清清楚楚。

就算是江湖人洒脱的个性,这样温柔深情的话,却还是让水墨红了眼眶。

原来,她才是你的药,能治好你的病。

只有她是你的良药苦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