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广的小灵芝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02

团圆夜,李俶遣人去叫林致进宫一起用晚膳,林致却是不来,说自己不是宫里的人,去了不好。

李俶没办法,只能匆匆用了晚膳,出宫看她。

从前他们四人总是在一起过团圆夜的,虽然今年少了两人,他也不想例外。

“林致”

林致刚踏出门,就听见有人唤她,“陛下!”

“出门放花灯吗?一起”     李俶走到她身旁,嘴角微微上扬。

“陛下,你这样没事吗?”     林致有些讶异。

“走吧”   李俶拿过她手里的花灯,走在了前面。

林致摇摇头,只能跟上他。

“陛下,你许的什么愿望?”    将花灯放进河中后,林致问。

“天下长安”    李俶将视线从远方收回来,看着身旁的人,开口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暖意,“希望我护的人一世平安喜乐”

林致听着他的话,知道他是想起了珍珠,随即蹦蹦跳跳的往前走了。

李俶注视着她的背影,蓦然间想起了李倓不经意间提起的话。

“媳妇儿疯起来也是个野丫头”  

嘴角笑意加深,脚下加快了速度去追她,自上次出事后,他一直担心她的安危。




果然,放她一个人,她总是不让人省心。

李俶追上她的时候,她正拿着随身的药包替一个面目有些吓人的男子施针。

他想阻止,但他知道林致的性子,什么人都会尽力救的,只能着急的在一旁看着。

等林致施完针,男人昏迷了,她也昏迷了。


李俶恨恨的,自己抱着林致,让陌离背起男人,一同回了济世堂。

林致与上次是一样的病症,李俶只能守着她愿她第二日能够醒来。

而第二日都已经是午时,林致也未曾醒来,李俶的情绪开始变得暴躁。

“上次让你们找长孙鄂找到了吗?!”
  

“陛下恕罪!还没有”    风生衣低着头,单膝跪地。

“都半个月了!还没找到!”  李俶一拳砸向桌子,茶杯摔碎在地,一片狼藉,“加派人手,继续找!” 

“是!”

待风生衣走后,李俶颓然坐在床边,眸低水雾迷蒙。

“慕容林致,你若走了,日后黄泉地府,见到倓儿我可怎么向他交代?”

他轻轻说着,将林致额前的发顺到耳后,动作温柔至极。

“我能救她”    

身后一道好听的男声响起。

李俶回头一看,是昨日林致救的人。

“你怎么救?”

男人没有回他的话,径直走到床边将手指割了道口子,血滋润了林致的双唇。

“谢谢”    李俶眼里的惊讶一闪而逝,“我能跟你谈谈吗?”   

男人仍是没有理他,离开了房间,李俶连忙跟上。

“你想谈什么?”    男人在远处站定,问。

“林致她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只有你的血能救她?”   

“是我伤了她,短时间内我不会离开,直到找到根治她的方法”       话落,男人运起轻功,消失在了李俶的视线里。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