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广的小灵芝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10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紫胤为林致医治的时候,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屠苏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安静的盯着房间的方向,不发一语。

谦玉则是静不下来,来回走动着,晃得人头晕。

“苏苏!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晴雪挨着屠苏坐下来,在发现他的伤时,心疼得不行。

“已经没事了”   屠苏将袖子往下拉了拉,满不在意的样子。

“我看你都没有处理过!”    晴雪拿来药箱,皱着眉毛强制的替他包扎。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紫胤走了出来。

“师尊,她怎么样了?”    纱布还没包好,屠苏就迎了上去。

“无碍了”   紫胤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松下了一口气,“不过,我得写个方子,她还需喝上半年的药”

“好,师尊你等一下,我去拿纸笔”   

“不必了”   紫胤挥手在空中写下药方。

“紫胤真人!为何要苏苏的血作药引?”    几乎是所有人都看见了最后的那行字。

屠苏血为药引,方能药到病除。


紫胤笑了笑,摇头,“先前她的煞气应是发作过,若不是屠苏以血喂她,她断不能活到这时”

“他的血干干净净救了那女子的命”

话落,紫胤腾云而去,留下除屠苏以外的人,呆愣在原地。

瓶子落地清脆的声音,拉回了几人的思绪,晴雪看着面前一地的碎片,嘴角牵出一丝苦笑。

我如此担心你的伤,却没想到,那伤口是为了别人所受。

以血救她,

可真是感人肺腑。




长安皇宫的后花园里,年轻的帝王拿着林致传来的书信冲着风生衣发了好大的脾气。

“不是说开了方子喝上半年的药就可以痊愈了吗!为何要半年后才回来?”   

“听慕容姑娘说,方子上的药只有琴川才有”    风生衣斟酌着词句回答。

“将药带回来,难道不行!”   

“慕容姑娘说,煎药的法子只有琴川的一位老人知道,老人不肯传授,也不愿离开琴川”    风生衣越说越郁闷,这些难道慕容姑娘的信上没写,干嘛要问我?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慕容林致”    李俶凝着手上的信,心中越发恼怒烦闷。

“你回不回来干我什么事?”

若你真心喜欢百里屠苏,我就成全你,给你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只是不知道,倓儿他同不同意,会不会难过。

罢了,想来他也是希望你能够幸福的。



——

花开花落有谁怜,

情到深处不自知。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