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广的小灵芝

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03

男人走后,李俶回想起上次林致受伤的事,细思极恐。

如果只有他的血能救林致,上次林致痊愈是因为他吧。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在自己众多耳目之下,进入了林致房间而丝毫没有被察觉的。

李俶越想越焦虑,仅凭那人的一面之词,他还不能相信他是友非敌,林致可能正处于危险之中。



将近傍晚,林致醒了过来,出乎意料的,没有看见那个总是守着她的人,而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面孔。

“慕容姑娘,我是水墨,陛下派我来保护你的”

闻言,林致抚额微叹,无奈得很,“陛下已经安排了很多的护卫,没有必要派你来了吧”

“许是同为女子,行事会方便些”    水墨顿了顿,又道,“陛下还让我住在姑娘隔壁的房间”   

“好吧”   林致又气又笑,实在没有别的话可说。


这日,林致和陌离准备出门采药,被水墨拦在了门口。

“水墨,你这是做什么?”

“陛下说了,近段时间姑娘不便出门”   

“怎么不便了?”   林致有些生气,那人竟是像把自己软禁起来似的,“他说以后采药让陌离跟着,陌离不是在这儿?”

“这……”    水墨也是为难,“不然姑娘稍等一会儿,我去问问陛下”    

“不用了,他怪罪下来我担着”    林致背着竹篮,走得极快。

水墨和陌离紧紧跟着,生怕她出事。


“水墨,陌离,前面有户人家,我们去喝点水吧,口好渴啊!出门忘带水壶了”    采完药下山,林致喊道。

“我去吧,你们在这里等着”    作为队伍里唯一的男子,陌离跑得飞快。

林致本想跟上去,被水墨一把拉住,“慕容姑娘,我们在这儿等吧”

林致点点头,也明白水墨的难处,只是她就不明白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建宁王妃,也不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哪里会有人来害她嘛!

兄长真是过于担心了。


“公子,公子”     林致一眼就认出了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

男人回过头,显然也认出了她,“你好些了?”

“嗯”     林致走上前,灿然笑道,“我给你把把脉吧,看看你有没有好些?”

“不必了,谢谢你救了我,在山林里将你打伤我很抱歉”   
男人往后退了几步,态度客气疏离。

“慕容姑娘,屋子里好像没有人”    林致正想开口,被跑过来的陌离打断。

“你们有什么事?那是我的住处”  

“真的吗?好巧啊,我们口渴想喝水”   林致眉眼弯弯,很高兴的样子。

“走吧”              

“嗯”

“水墨,你说慕容姑娘不会是喜欢上那个人了吧”    陌离跟在后面,小声嘀咕。

“你别乱说”    水墨瞥他一眼,提醒道,“你没听见刚才那个男人说是他伤了慕容姑娘吗?待会儿进去,一定要保持警惕,护好慕容姑娘,她若有事,我们俩都别活了”

“对对对”    陌离一拍脑袋,连连应道,光顾着八卦,把这么重要的点忘了。



“我叫慕容林致,你叫什么啊?”     林致在连喝了两杯水后,擦着嘴角问道。

“要知道我名字干什么?”   

“你这个病,我还没有办法完全医治,以后总归还要见面的”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    林致跟着他重复了一遍,调皮的笑了笑,“屠苏酒很好喝的”

“没有喝过”   屠苏仍是淡淡的神情。

“我也不喜欢饮酒,却很喜欢屠苏酒的味道,改日给你尝尝”    林致丝毫没有受他影响,唇边漾出笑花。

“你别费心思医我,你医不好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把手给我,我再瞧瞧”   林致伸出手,梨涡浅浅。

屠苏叹口气,不知该如何跟她解释这是煞气的缘故,算了,瞧不好,她总会放弃的,便将手伸到她面前。

林致把着脉,柳眉蹙起,反复思考不得病因。

“我说吧,你还不信”    屠苏收回手,脸上难得有了笑意。

“等我回去翻翻医书,要还不行就去找师傅,总有办法的,你别泄气”      

“你快回去吧”     

“是啊是啊!慕容姑娘,我们出来很久了,陛下如果知道就完了”      陌离着急道。

“好吧”    林致站起来,朝屠苏摆摆手,“屠苏,你如果感到不舒服,就来济世堂找我”    

“好”



















































评论(8)

热度(1)